"赤誠,就是最強的武器。活得坦蕩蕩,沒有什麼要隱藏,自然抵擋得住衝擊。"

藍奕邦

"有人生来似乎就是为了行走,我把这些人成为行者,他们行走,是为了寻找。寻找什么,想来他们自己也未必十分清楚,也许是寻找心之所依,也许是寻找魂之所系。行者与趋至巴黎,终于可以坐在拉丁区某个小咖啡馆外的椅子上喝杯咖啡,或终于可以在香榭丽舍大街上走一遭,风马牛不相及。行者与这个世界似乎格格不入,平白的好日子也会觉得心无宁日。只有在行走中,在用自己的脚步叩击大地,就像地质队员用手中的小铁锤,探听地下宝藏那样,去探听大地的耳语、呼吸、隐秘的时候,或将自己的瞳孔聚焦于天宇,并力图穿越天宇,去阅读天字后面那本天书的时候,他的心才会安静下来。对于路上遭遇的种种,他一面行来,一面自问自解,这回答是否定,还是肯定,他人不得而知,反正他是乐在其中。不过他是有收获的,他的收获就是一脚踏进了许多人看不见的色彩。
——
在独自游走中发现,流浪的最大惬意是谁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谁,自然也就没有了看我不顺的人,和我不愿意掺合的事,实在是太太太地自在。"

张洁《流浪的老狗》

"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

苏轼《望江南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乐府《古相思曲》

"细读平安字,愁边失岁华。"

陈与义《试院书怀》

"节外生枝多走一趟是小说,有条不紊一程到家是论文。
玩砚,我跟沈茵学,从来只顾一个“玩”字:砚石好,雕工好,铭文题识又旧又好,心生欢喜便好,是真的顾二娘是假的顾二娘不要紧,启功先生都分不出真假顾二娘,我们计较什么?
The mere chink of cups and saucers turns the mind to happy repose."

董桥《一纸平安》

"

得友
词:七世

若用旧时千金一字
可换简函一纸
平生最得意时
陪我轻狂放肆

当初竭墨难书不够是相思
如今悉数一笔就言尽于斯
再回头沉吟,竟不记姓氏

兜转了浮世,碑铭才几字
宁有一半来幸得友如此
什么情真情痴,或者缘生缘死
都不如这一场相知

人心向背 也敢孤身暖我势微
名高言贵 也敢坦然指我错对
这一路不管殊途还是同归
白头相鉴问心无愧

最初倒尽天意似以己明志
后来听遍天命只求尽人事
但千帆过之,任拄杖摇齿

你若肯相邀 还敢狂一次
有你一句 就敢百死莫辞
得友能得如此 福祸都敢相持
谁还管生前身后事

倾樽还酹 这誓你要我就敢给
逢难临危 你若愿闯我就敢随
这一程无论千山还是万水
天涯尽处对示空杯
还共一醉

"

《得友》

"

并非每个人早上出门后,都能确保自己晚上能安全回家的。可知道那些不能回家的人是带着多少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你四肢健全,健健康康,有自由选择自己想做的事。只是这个条件,世上已有很多人一辈子都羡慕不来。

唔系每一个人朝头早出咗门之后,都可以确保自己夜晚安全返到屋企嘅。你知唔知嗰d返唔到屋企嘅人系带住几多遗憾去离开呢个世界噶?你四肢健全,冇病冇痛,有自由咁去选择自己想做嘅嘢。净系呢个条件,系呢个世界上,已经有好多人恨一世都恨唔到。

"

On Call 36小时

"墓碑是凝固的记忆。人类的记忆是国家和民族赖以进步的阶梯,是人类航程前进的路标。我们不仅要记住美好,也要记住罪恶,不仅要记住光明,也要记住黑暗。极权制度下的当权者隐恶扬善,文过饰非,强制地抹去人们对人祸、对黑暗、对罪恶的记忆。因此,中国人常犯历史健忘症,这是权力强制造成的健忘症。"

杨继绳《墓碑》

"二十世纪的人是太忙了。没有工夫去读谈思想的书。可是却有空闲去读一本五六十万字的小说,再从那里淘炼出那一句半句带点哲学味儿的话来,岂不更是大笑话吗?"

鹿桥《未央歌》

"我们这种平凡之人在面对胜负关键时,总需要找寻某种倚靠。但,在比赛中乃是孤独的,无法倚靠任何人。那么,该倚靠什么呢?我想,只有自己曾经努力过的事实。因为想玩的时候仍咬牙忍耐、拚命练习,所以能相信一定会得到好的成绩。"

东野圭吾《放学后》

Pennsive (Why I Tried to Kill Myself at Penn)

soundlogic888:

Please read this testimony, written by a Penn student who battles depression on a daily basis, and tried to commit suicide as a sophomore. @UPENN: you make me sad. You make your own students sad. You make students in the City of Philadelphia sad.

"At Penn, I always felt that I had to be “okay” – anything else was unacceptable. Most of my friends never knew that I attempted suicide. It was not something I could share because of the taboo surrounding mental health issues. Everyone was much happier hearing about visiting friends in New York, or having a bad allergic reaction."

“After suicides, everyone laments, “Why didn’t they talk?” Often, we did. People just didn’t want to listen, because in the moment it was easier for everyone if you put on a smile and pretended to be okay.”

Thanks to my former student, Desiree Datil, for forwarding this to me! :-)

Quote from 《盛世反穿手札》

Quote from 《盛世反穿手札》

"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

张岱《陶庵梦忆》

"

「在未來通通都也美麗到不能,我縱沒魔法但有這點信望。」

曾經有段長時間覺得世界是可怕的。但當你試過跌到一個最低點,好像已經什麼能力都沒有時,你會發覺,剩存尚有一種東西叫信念,而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靠信念去撐起自己。2009年我走入過一個事業和個人情緒的低谷,去到一個最低點,我忽然跟自己說:「夠了!」我決定放棄消極和負面想法,而選擇先相信世界其實根本是美好的。奇妙地,當我開始選擇相信,我就慢慢谷底反彈。靠的,不是別人,不是藥物,而是信念。或者世界沒有變過,而是我用一雙新眼睛看世界時,我開始看到當中美麗,就是這樣簡單。

"

蓝奕邦